移动版

国统股份四连跌停 坑苦上万中小股东

发布时间:2019-12-14 21:46    来源媒体:金融界

三年前,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第一单债务违约的始作俑者――中国铁路物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物”),曾经震动中央高层领导和中国资本市场。重整旗鼓后的中铁物,用虚增资产、借壳上市的妙法,又一次搅动中国资本市场,引发“黑天鹅”事件在先,巨大的金融海啸正在孕育之中……

――国统股份(002205)四连跌停,触发市场流动性危机

受中央经济会议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的利好影响, 2019年12月13日股市大涨。沪市报收2967,68点,涨51.98点,深市报收10004.62点,涨168.39点,但是作为央企实际控制下且正常经营的上市公司国统股份在2019年12月9日至2019年12月13日间,连续四个无量跌停板,周跌幅高达38.63%,市值从28亿跌倒17亿,出现流动性衰竭的危机,严峻程度超过2015年下半年的股灾,无数中小股民爆仓、而国有资产出现重大流失。

据了解,中铁物处理巨额亏损之路:

1、2016年,中铁物高杠杆融资爆雷,以2016年4月5日债务重组基准日,中国铁物核算总计应偿还债务高达350亿;

2、通过逼迫金融债权人以停息、打折方式逃废部分债务;

3、将中铁物部分子公司包装整合为中铁物晟科技科技有限公司;

4、2018年12月25日,长城资产等7家金融机构与中国铁物签署了债转股的一系列协议。中国铁物将子公司中铁物晟的66%股权对外转让,其中,将中铁物晟净资产约33亿元用预期收益法评估成106亿,再让金融债权人用打折、重组后的价值对价中铁物晟评估虚增价值对价以债转股方式入股中铁物晟;

5、2018年11月7日,国资委无偿划拨中建材控制的31%股份的国统股份给中铁物,用以市场化债转股借壳上市;

6、2019年3月22日,即停盘前一交易日,国统股份逆市涨停;

7、2019年3月25日,国统股份上市公司公告称拟装入中铁物晟;

8、2019年4月1日,由于中小股东质疑停牌前一天涨停涉嫌央企管理层重大利益输送与操纵市场嫌疑,且重组要素尚不完备(全部资产注入后将触发退市条件),建议暂缓重组,以便实现央企资产重组过程中的合规、合法,国统股份发布重大重组复盘公告,宣布重组失败;

9、2019年9月, 国统股份董事会换届,董事长为中铁物及中铁物晟的总经理助理李鸿杰;

10、2018年11月-2019年12月,中铁物接管国统股份以来,派遣人员任董事长、财务总监、党委书记,由于其接手国统股份后的一年间主要从事审计、清产核资、人员调整等重组准备工作。同时限制国统发展新业务并清理老业务,使国统2019年业务基本停止,目前国统股份自身造血能力已经衰竭,彻底沦为“壳股”。而且国统股份的战略定位在长达一年的时间内都没有向市场和光大中小投资者进行沟通;

10、2019年12月8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宣布将被中铁物晟借壳,由于一汽夏利市值比国统股份大3-4倍,且相对于各项重组要素已经完备的国统股份,借壳一汽夏利的审计、资产评估、划转等各项工作需要重新进行,重组的不确定性极大。同时,借壳一汽夏利的方案下,债转股股东面临着国有金融资产产生重大亏损的风险、国资委口径下的国有资产产生重大资产流失风险(见附件2:中国铁物借壳方案的数据测算);

11、2019年12月9日至今,由于重组预期消失,国统股份连续四个一字板跌停,产生流动性衰竭,周跌幅高达38.63%,市值从28亿跌倒17亿,大量中小投资者爆仓甚至倾家荡产,国有资产产生重大流失,对于股票市场的金融稳定产生重大冲击。

国统股份未来在哪里?目前,国统股份业务停滞、发展定位不清晰、基础的融资功能丧失,已经丧失了自我造血能力;国有资产面临的是重大资产流失以及央企信誉形象的损失;而广大因为中国铁物不尊重市场规律造成人为股灾的中小股民的极端情绪需要相关各方正面回应与疏解。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